检漏

作者:刘利顺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8年09月11日

末伏一过,气温就没有那么高了,一早一晚清凉多了。
凌晨4点格外凉爽,正是煤矿食堂最繁忙的时间。今天当班的糕点师是42岁的薛冬梅。她是矿上唯一的一名高级糕点师,制作的蛋糕在省级博览会上得过金奖。她制作蛋糕的技艺高超,服务态度也非常好,深受广大职工喜爱。当年在省城获得金奖时,有一家国营大单位高薪聘请她做糕点师,被她婉言拒绝了,理由是离不开煤矿,离不开在煤矿的家。

熟人都知道她的老公韩劲松坐轮椅出行,离不开薛冬梅的照顾。

她是一个认真的人,对一线的工友特别关爱。那一年,有一个叫刘峰的职工,在井下工作面打了食堂的电话,说是今天的夜班要延点,担心上井吃不到薛师傅的蛋糕,请求薛冬梅给设法留几块。薛冬梅接过电话,满口答应了刘峰请求,还一再叮嘱他,干活的时候不要抢不要急躁。刘峰愉快地答应了。

说这事也巧,薛冬梅给刘峰留下的几块蛋糕,还没来得及收,保卫科科长邱八品想买。薛冬梅微笑说:“邱科长,对不起,卖完了。”邱八品以为薛冬梅故意开玩笑,用手一指,那不是有几块吗?薛冬梅认真地解释:“是给井下职工留的。”要是别的职工一听这话也就端着饭碗走了。这邱八品何许人也,人送绰号“邱扒皮”,矿工拿个钉拿个螺丝的,被保卫科逮着了,邱八品那可是公事公办,狠命地罚款。有头有脸的人,偷上一车钢材,他也看不见。

食堂有蛋糕不卖。这邱八品的脾气就上来了,非买不可,还说薛冬梅服务态度不好。薛冬梅还真不买账,好言好语地给他解释,说是井下的职工打电话要的,我答应了就不能食言,更不能让出力流汗的工人饿肚子,咱可都是煤矿工人养大的。

邱八品恼了,脸膛气成猪肝色,把盛稀饭的搪瓷碗都摔瘪了。围观的职工都替薛冬梅捏了一把汗,食堂的工友悄悄地劝薛冬梅:“给他,何必得罪他呢!”薛冬梅微微一笑说:“今天不论是谁,也买不走这几块蛋糕!”直到最后,生活科的郑科长来了,才化解了这场矛盾。薛冬梅在食堂的窗口内,一直等到刘峰买了蛋糕才下班。

打这以后,大家对她更加尊重了。

“今天的烤箱不对劲。”薛冬梅在烤最后一炉面包时,发现炉子温度总是上不来。对身边的工友高中美说,可能是燃气不足了,我打电话让李新平查一下,你帮我盯着烤箱。高中美提醒说:“小李修了大半夜的冰柜,可能睡了,不一定给修。”薛冬梅说:“不叫他,这一炉蛋糕就烤不好,有工人吃不到。”说完就去打电话了。

维修工李新平睡得正香,被薛冬梅的电话吵醒,心里有些不高兴,也懒得修,迷迷糊糊地说:“可能是烤箱坏了,等大班的人上班再修。”说完挂了电话。薛冬梅气坏了,这小李太不像话了,值夜班就是来睡觉的。她再次拨打李新平的电话,让他赶紧过来看看,要是安全上出了事,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李新平心底直往上蹿火,不过也真怕出什么事,现在可是“人人都是安全员”活动期间。他一句话没说,撂下电话就赶往糕点班。他一检查是气罐的燃气快没有了。他推起车子,到仓库拉了一罐燃气,三下五去二就换好了气罐。心里盘算着还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李新平走的时候没有说话。高中美笑笑看了看薛冬梅说:“这小屁孩脾气还不小呢!”

“小李站住,不能走。”薛冬梅很突然的一嗓子,李新平本能地一愣,停了下来。这一声也吓住了高中美,她疑惑地盯着薛冬梅的眼睛,意思是说你想干啥。

李新平回过头来气呼呼看着薛冬梅说:“你还想干啥?”

薛冬梅认真地说:“你的活还没干完哪?”

“薛姐,有完没完啊?”李新平提高了嗓门说。

“气体,检漏。”

“姐姐,我检查过了。”

“没有,我盯着呢。”

“我比你小心,闻过了,不漏气。”

“你用泡沫水试一下吧。”

“这个活我干3年了,比你有经验。”

“小李,还是检查一下吧,这罐气用的有点快,担心管子漏气。”

“姐,你是小心过头了吧。”李新平说着要走。

“李新平,你必须查,出了事,你负责。”

“好好,我查。马上查!我竟然忘了你还是安全协管员。”李新平看薛冬梅认真的态度,只能妥协,丢下工具包,快速回到值班室拿来泡沫水喷壶,拉开烤箱,对着新换的气罐和烤箱的接头处喷了一阵泡沫,果然不漏气。

“我说不漏就不漏,这下你安心了吧。”李新平一脸不屑。

“其它接头再测一下吧。”

“你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吧。”李新平的眼珠子瞪得像个乒乓球。

薛冬梅一见他这个样子,笑了一下,伸手道:把喷壶给吧。

李新平气不打一处来,把喷壶摔在薛冬梅脚下。

“小李,辛苦你了。姐请你吃早饭吧。”薛冬梅依然笑着,弯腰拾起喷壶。

“谢谢好心,不吃了,早饱了!”李新平把脸扭到一边,拎起工具包走了。

“安全上的事小心点好。”高中美紧走几步追上李新平,责怪他有点过分,不应该对冬梅姐那样无理。李新平恨恨地说:“我这还是客气的呢!”

“你不是问过我,冬梅姐老公的腿怎么没有的吗?”高中美很严肃地小声说,“韩师傅原来是一个煤矿的救护队队长,在一次大火中,为了减少人员伤亡和群众的财产损失,拎着燃烧的煤气罐往楼下冲,气罐爆炸时,他用身体扑在煤气罐上,失去了双腿……”

“高姐……咋不早说……”李新平快速往回走。

“薛姐,薛姐,还是我查吧。”李新平央求薛冬梅,快点从烤箱后面出来。

薛冬梅直起腰笑着说,好了好了,查过了,不漏气。

“对不起……姐……我真浑。”李新平愧疚地低着头,眼圈红红的,站在薛冬梅身边轻声说,“姐,您放心,我一定认真检漏。”

李新平从薛冬梅手里接过喷壶,把食堂的所有燃气管的接头处,都认认真真测了一遍。

“报告,检漏完毕。安——全。”李新平回到薛冬梅跟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安全就好,安全就好。薛冬梅写着笑意的眼角有泪花闪烁。
 

网友评论 more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2007-2018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