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监员老范

作者:张青合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8年06月27日

煤矿特殊工种多,有瓦斯员、放炮员、采煤工、支护工、综掘机司机、电钳工等等。


要问那个工种最难干,老范认为非安监员莫属。很多人不理解,认为安监员最好干,下井转一圈,上来就挣工资了。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要想干好安监员还真不容易。老范干了二十年安监员,最有发言权,说起那些委屈,眨眨眼就想流泪。

初来乍到,老范记不住规程条款。安监员记不住规章制度、安全措施咋行?检查不出来问题是失职。老范前边走,安全矿长后边走。老范看不出来的问题,安全矿长能看出来。安全矿长不愿意老范,说老范是失职,是不履责,是占着茅厕不拉屎,不能干立马写辞职报告滚蛋!老范有苦说不出,只好就着唾沫往肚里咽。

老范回到家,念规程措施,用手机录上了音。这样,上班路上听,下班的路上听,甚至躺在床上也要听一遍。不懂规程,安全矿长不愿意。懂得多了,现场班组长不高兴。老范背熟了规程措施,到了采掘工作面、机电硐室,看哪里都不符合要求。其他安监员下井,检查五六条问题。老范走一圈,能写五六十条。别人洗完澡了,他还在信息站写联系单呢。责任单位的值班区长过来说:老范,你这是抓住鸡子攥出蛋的节奏啊。老范笑:有问题,总得写出来吧。值班区长说:那你写,那你写嘛。老范写一条问题,信息站罚款十块。五六十条问题,就意味着罚款五六百。现场带班的班长半路拦住老范,满脸谄媚地笑着:老范,你咋能这样啊。你上班挣钱吃肉,也得让我们上班挣钱喝汤不是。老范说:你尽职,我履责,咱们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你挣多少钱跟我有啥关系?有关系,有关系。那班长说,关系大了,你写一条,我就少挣十块。你甭多写,你写二十来条,我这个班就等于义务奉献——白忙活了。一个煤矿下井,低头不见抬头的,你说这是何苦?那班长说,干公家的活儿,交自己的朋友,岂不更好。今天,我请你吃饭,咱这叫不打不相识嘛。老范有心不去,但架不住对方人多。这个拉胳膊,那个拽衣服,愣把老范拽到了“红月亮”饭店。老范有些无奈地说:咱们吃饭归吃饭,工作是工作,一码是一码,互相不干涉。那班长说:好,吃饭和工作本来就是两码事嘛。

菜过五味,酒至半酣。安全矿长和安全科长进来了。俩人铁青着脸,盯着老范看。安全科长说:老范,你必须给我说个一二三,否则请你立马滚蛋!为防止安监员搞不正之风,矿上有规定,吃拿卡要的一律调离安监岗位。老范看那班长。那班长窘态百出、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呀,不请他,他就往死里罚我们啊!这会儿,老范才明白自己掉进了陷阱。但老范不慌不忙:矿上有规定不许职工请安监员,但我请他们总可以吧。老范刚才借口撒尿的工夫,已经到柜台上结了账。班长见事情弄巧成拙,只好食言自肥,灰溜溜地走了。

这仅是安监员工作的小插曲。真正难受的是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工作干好了,现场员工说你鸡蛋里挑骨头,是帮凶,是走狗,不看客观情况,凭主观意识决断。工作干不好,领导不愿意。安监科长是个粗人,办事粗,说话更粗。安监科长说:检查不出问题,养你们还不如养条狗!自从当了安监员,老范算是受尽了委屈。升井晚了,打开更衣箱,一股子尿骚味儿迎面扑来。不知道那个缺德鬼,往他更衣箱子撒了泡尿。儿子个子低,在学校却是最后一排。老范给老师理论:有没有先来后到,高低排名。那老师白他了一眼:你下井检查问题开罚单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人家老婆孩子的感受。这还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老范在家吃着饭,只听“咣当”一声,阳台玻璃被人砸了。老范开门就追,一脚踩到了一泡屎,人就“咕咚”蹲在了楼梯上。老范那真是欲哭无泪啊。

煤矿每年评选一次模范安监员。一次一人,含金量很高。这次,模范安监员给了老范。奖品是一套凉席,有席子,有枕面,都是麻将大小的竹块儿串的。很上档次。有人得了奖喜笑颜开,抱着奖品像是抱着一捧鲜花。老范抱起凉席的那一刻,眼泪唰唰的往下流,像自来水那样,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

老范媳妇喜枝看了,感觉颜面尽失,回到家里,数落老范:看你那点出息,奖一块凉席就不知道姓啥叫啥了?

呷,这和出息有啥关系?老范意犹未尽地说,俺这是高兴!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2007-2018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