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的早晨

作者:张青合  来源:中国安全生产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8年04月21日

人勤春早。煤矿亦如勤快的老人,醒得也比较早。东方天际还没有亮色,上早班的人推开了院门。随着那一声“吱呀”,煤矿便醒来了。醒来的煤矿,揉着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咳着嗓子,驱走了夜色与寂静。顿时,闹钟声、起床声、脚步声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

上早班的有人在家吃饭,有人在外边吃饭。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明亮的路灯下,有人在球场早早地摆起了摊点。两张简易的矮桌,五六张凳子,三个保温桶,一辆载有炉火车辆。卖早餐的,是老范家的。

老范前几年出了工伤,残了一条胳膊,不能上班了,张罗起了早餐摊点。说是老范张罗的,不如说老范家的张罗的。老范家的叫菊花。菊花每天起早打晚,又是熬粥,又是炸油条,又是进货,又是算账,一天下来,身子像是散了架。老范只是摊点的配角,菊花实在转不开圈了,他才象征性地收收钱,或者端端碗筷。岁月的劳累过早地爬上了菊花的脸和头。刚四十拐弯儿的年龄,脸上就有了苦楚纹,头发了就有了花白。劳累是劳累,菊花却从中找到了一种充实。那种充实,没了老范刚出工伤时的恐慌,没了儿子缴纳费用的愁苦。说心里话,菊花感谢煤矿,感谢来来往往的工人。没有他们,就没有早餐摊儿;没有他们,就没有家里的日子。

菊花看到有人走过来,大远地就打招呼。菊花边炸油条,边询问来人:“您今个儿吃点啥?”早餐点饭食简单,主食是油条、烧饼,汤粥是米粥、胡辣汤、还有豆腐脑。油条是新炸的,烧饼是昨夜打的,放在保温箱里,拿出还冒着热气。有人吃油条喝豆腐脑。菊花打开鼓风机,吹旺炉火,火烧滚了锅里的菜籽油,散发出了一种暖人肺腑的香。菊花麻利地从醒好的面团中,揪下一块面,用油锤一滚,压出十厘米宽的窄条。然后,用菜刀啪啪一切。两条一并,一拽,油锅里一放,呲啦一声,面条落下去,油条浮上来了。这边,老范舀上豆腐脑,刚摆在顾客面前。那边,菊花便喊了起来:“香喷喷的油条好了,赶紧端过去趁热吃。”

早餐点有忙有闲,过了上班的高峰期,吃饭的少了,菊花和老范就一边照顾顾客,一边开始收拾饭桌、打扫卫生。这时,有上学的学生来买油条或烧饼。有了吃了,掏出一块钱。有的吃了,说:“阿姨,今个儿俺没带钱,你记上帐吧。”“没带钱没关系,下次带着就行。”菊花咧着嘴笑了,笑出一脸慈祥。矿小人少,满打满算就几十个孩子。今天没带钱,明个儿再来就会还上今天的钱。至于记账的事,菊花从来没想过。她认为为两根油条盘算,不值当的,也得不偿失。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还能为块儿八毛赖账?

这天,炉火车前站了一个陌生的孩子。孩子很瘦,像是没吃饱似的,眼巴巴地看着菊花手里的油条。菊花问:“你想吃点啥?”孩子摇头,又点头,嘟嘟囔囔地说:“阿姨,俺没有带钱。”菊花说:“没带钱没关系,再来带上就是了。”菊花给孩子舀了碗米粥,拿了两根油条。孩子顾不上烫嘴,三下五除二,将油条塞进了嘴里。菊花看孩子意犹未尽,又拿了两根油条:“慢慢吃,别噎着了。”孩子点点头,说:“谢谢阿姨。”吃完了,临走,又说:“阿姨,俺妹妹还在家没吃呢,再给俺两根油条吧。”菊花没有犹疑,给孩子装了两根油条。老范看了走远的孩子一眼,又看了菊花一眼,说:“你也不问问是谁家的孩子?”菊花说:“问咋,不问咋,谁还能赖二块钱?”

第二天,那孩子又来了。不但那孩子来了,还带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蓬乱着头发,躲在男孩身后,似是有些害羞或胆怯。菊花问:“你把妹妹带出来,你爸妈知道吗?”男孩摇头,说:“不知道。”菊花又问:“你是谁家的孩子?”男孩说:“柳树来家的。”菊花给男孩和妹妹一人舀一碗豆腐脑,又一人一根油条一个烧饼。这才腾出手和老范磕牙。菊花说:“柳树来你熟悉吗?”老范说:“熟悉,咋不熟悉?早年在采区上班,下井还坐同一趟人车呢。”这时候,有人来了。吃饭间,和人谈起柳树来。那人说:“柳树来出事了,已经在医院昏迷三四天了”。菊花听了吃了一惊:“人咋了?”“顶板流渣。”那人说,“柳树来处理冒顶事故,被埋了进去。”老范给人说:“那两个孩子就是柳树来家的,来我们这儿吃了两天饭了。”那人听了,掏出一张十块的,说:“老范,没事,让孩子在这儿吃吧,吃多吃少都算我的。”老范不禁一时语噎,说:“这……这……”菊花嘴快,接了下茬:“难道我们还管不起俩孩子吃饭?”这次,轮到那人语噎了,说:“范嫂,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是啥意思?”菊花说,“你放心吧,要钱没有,吃饭还能管得起。”

就是这天,孩子吃完饭要走了。菊花拦住了他们,说:“你们往哪儿走啊?”女孩听了吓了一哆嗦。男孩也愣了片刻:“阿姨,俺没带钱。”菊花说:“不是钱的事,中午你们跟阿姨回家吧……”

“因为柳树来……俺心里一急,把孩子忘在了脑后。”柳树来家的桂枝提起这事,就感激流涕,说:“范嫂,范嫂,不是你还不真敢想孩子会怎么样,你让俺怎么感激你呢?”

菊花说:“你要真像感激,啥也不要说,就合伙跟俺张罗饭摊吧。”

于是,两个比煤矿醒得还要早的女人走到了一起。每天,天还黑着。菊花推着车子,桂枝拉着车子,车子上载着炉火、保温桶和保温箱,一路吱吱呀呀地来到灯光球场。他们把摊点支好的时候,煤矿也就在上早班的工人的脚步声中醒来了。

从这天开始,她们的摊点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有钱吃饭,没钱也可以吃饭。

上一篇: 老好人张金发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2007-2018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