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1·4”重大煤气中毒事故调查报告

作者:安全管理网 来源:安全管理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4年08月28日

2010年1月4日10时50分,位于邯郸武安市西南约45公里山区的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煤气中毒事故,造成21人死亡、9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80万元。1月5日9时,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以“7人死亡、9人受伤”上报,瞒报死亡人数。
  一、事故单位概况
  (一)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
  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阳公司),始建于1992年10月,在邯郸市工商局注册,由武安市喜鹏冶金物资有限公司和龙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出资成立,为中港合资企业,地址在武安市阳邑镇,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郭恩元。公司总资产85亿元,员工9000余人,下设炼铁厂、炼钢厂、宽厚板厂、带钢厂、焊管厂、高速线材厂、热轧卷板厂等14个分厂,年设计能力为炼铁600万吨、炼钢600万吨、钢材600万吨,主要产品有宽厚板、热轧卷板、中宽带钢、高速线材和焊管等。2006年以来,年销售额超过百亿元,年利税6亿多元,为中国500强、河北省100强企业。
  (二)江苏南京三叶电力工程有限公司。
  江苏南京三叶公用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7月,法定代表人丁同庆,注册资金300万元,因2003年至2006年没有年审,2008年10月被南京市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2007年6月,成立南京三叶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同庆之妻蔡明秀(丁同庆妻子),注册资金300万,后变更为南京三叶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叶公司),法定代表人丁同庆。三叶公司具有安全生产许可证和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普阳公司2号转炉煤气管道安装工程项目负责人刘建林,系三叶公司工程技术人员,具有建造师(项目经理)资格。
  二、事故发生经过及救援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发生事故的普阳公司南坪炼钢分厂有2座120吨转炉,其中1号转炉及配套的1号、2号风机系统于2009年6月份正式投入使用,2号转炉正在砌炉,3号风机系统正处于安装调试阶段。3号风机管道由三叶公司负责施工、安装。
  2009年12月23日,三叶公司为工程结算向普阳公司南坪炼钢分厂提出割除3号风机与2号风机煤气入柜总管间的盲板,将3号风机煤气管道和原煤气管道连通。2010年1月3日8时至13时,为完成炼钢车间1号天车钢丝绳更换和割除盲板作业,1号转炉停产。8时30分左右,南坪炼钢分厂运转工段长王用生电话通知三叶公司现场负责人刘建华,在1号转炉停产期间可以进行盲板割除作业。约10时30分,在盲板切割出约500mm×500mm的方孔后,发生两人死亡事故,三叶公司施工人员随即停工。事故现场处置后,南坪炼钢分厂副厂长武保成安排当班维修工封焊3号风机入柜煤气管道上的人孔,王用生安排当班风机房操作工李康给3号风机管道U型水封进行注水,李康见溢流口流出水后,关闭上水阀门。1月3日13时左右1号转炉重新开炉生产。
  1月4日上午,在1号转炉生产的同时,2号转炉进行砌炉作业。约10时50分,炉内砌砖的田会平与在2号转炉操作砌炉提升机的郭志杰通话,要求炉外的刘菲按尺寸切砖,郭志杰让刘菲到提升机小平台来取炉砖尺寸,刘菲刚到提升机口突然晕倒,郭志杰与小平台上一起工作的刘亚军、田杰用手去拉刘菲但未拉动,郭志杰感到头晕,同时意识到刘菲可能是煤气中毒,马上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并向身边的另外两人喊:“有煤气,赶快离开”,并边跑边用对讲机报告调度。炼钢分厂当班调度王彦兵从对讲机里听到后,通知普阳公司副总经理石金根并立即组织救援。此时,副总经理张连所向郭恩元报告南坪钢厂发生了事故,郭恩元在其办公室电话指挥总经理助理石跃强等人,从各分厂向事故现场调集防毒面具组织自救。
  (二)救援情况。
  2010年1月4日10时50分许,王彦兵从对讲机里听到郭志杰报告有人煤气中毒后,立即从1号转炉主控室赶到9.6米平台,并组织当班炉前班长张文斌和顾红军、郭永胜、马志良、孟富成等5人赶到18米平台救人,因6人均未佩戴防护器材,赶到18米平台后,王彦兵、张文斌、马志良、孟富成先后晕倒,后被人救下。普阳公司副总经理兼南坪炼钢分厂厂长石金根接到报告后,立即赶到事故现场组织营救,并派人从1号转炉搬来轴流风机吹散2号转炉煤气,同时通知在现场救援的王用生检查转炉煤气管道。王用生带人到风机房后,发现3号风机管道U型水封上水阀被冻住,水封逆止阀无水,立即让当班风机房操作工申彦波检查管道上其他各阀门状态,同时组织人员烘烤U型水封上水阀门。申彦波跑到风机房北侧发现3号风机电动插板阀处于开启状态,且阀门控制箱无电,申彦波马上找电工送电后将电动插板阀关闭。U型水封上水阀烤开后,王用生又组织人员将U型水封注满水至溢流。11时33分,煤气停止泄漏。
  石跃强指挥南坪钢厂安环科长裴庆峰和普阳公司车队副队长马丛良调度车辆救人,并组织现场的车辆往医院运送中毒人员,约14时抢险结束,30名煤气中毒人员分别送至武安市医院、武安仁慈医院和涉县第一医院。送至武安市医院12名中毒人员,其中6名住院治疗,1名经抢救无效死亡,被送到医院太平间,5人已死亡,未入医院,随即被转移。送至武安仁慈医院16名中毒人员,其中3名经检查后送重症监护室治疗,6名经检查确认死亡后送到医院太平间,7名已死亡被转移。送至涉县第一医院2名中毒人员,2人送到医院时已死亡。
  三、事故瞒报过程
  1月4日16时,事故救援结束后,郭恩元因身体原因和害怕被追究责任离开了公司,之后在武安市与普阳公司主管安全生产的副总经理张富贵见面,指示张富贵与石跃强、张连所、石文彦三位副总抓紧全权处理事故,5日7时5分,乘T5680次列车赴北京,12时50分到北京海淀区世纪城翠叠园小区2号楼5单元11F自己家中。
  中毒人员送往武安两家医院时,医院太平间存尸柜大部分被占用,不能满足存尸要求,石跃强担心尸体集中在武安市两家医院不利于善后处理,便指派武保成组织人员,将尸体分散转移至磁县、永年县、沙河市等医院或殡仪馆存放。运送中毒人员和转移尸体工作由多人指挥,大部分由运送人员自行联系存尸点,少数尸体多次转移,当时在现场施工的六家单位人员相互不熟悉,伤亡人员未能及时统计。为了准确核实死亡人数,石跃强安排武保成带人到各尸体存放点逐一统计死亡人数。武保成边统计边向石跃强、张富贵汇报结果,于5日5时左右统计完毕,确定21人死亡、9人受伤。7时左右武保成返回公司,向正在开会的副总经理张富贵、石文彦、张连所、石跃强等人当面汇报统计结果,张富贵当即叮嘱武保成对外就讲“事故造成7死9伤”。
  张富贵召集三位副总经理先后召开了三次会议决定瞒报事故人数。4日24时,召开第一次会议,在掌握死亡人数超过10人的情况下,为逃避责任、减少处罚,决定上报死亡7人,受伤9人。5日6时,召开第二次会议,在已经知道死亡21人伤9人的情况下,仍决定按死亡7人受伤9人上报。5日8时40分,召开第三次会议,普阳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参加,通报了7人死亡9人受伤的情况,对外统一口径,隐瞒事实真相。5日9时将“死亡7人、伤9人”的情况上报武安市安全监管局。
  事故调查组通过审计普阳公司财务帐目、约见举报人和审问在押犯罪嫌疑人,确认普阳公司2009年至2010年1月3日期间共发生4起事故,死亡6人,全部瞒报。
  事故调查组对政府工作人员是否参与瞒报进行了调查。通过询问郭恩元,审问在押犯罪嫌疑人,提取相关人员2000多条通讯记录,并对1月4日10时50分事故发生后,到5日9时企业报出7死9伤事故瞒报形成事实的22个小时里,以1小时为时间段,对每个人的活动情况相互对证印证,没有发现政府工作人员参与事故瞒报,但武安市政府及有关部门、阳邑镇政府对企业瞒报事故失察。
  四、事故报告过程
  1月4日20时12分,省安全监管局接到普阳公司发生多人煤气中毒事故的群众举报后,立即要求邯郸市安全监管局核查并及时上报结果,并安排省安全监管局相关处室跟踪督办。
  23时31分,邯郸市安全监管局向省安全监管局报告,三叶公司在承建普阳公司2号转炉煤气管道施工过程中发生煤气泄漏事故,造成10余人中毒。
  5日8时许,省政府值班室接到群众电话举报普阳公司发生多人中毒事故,要求省安全监管局核查并上报。省安全监管局继续催促邯郸市安全监管局上报核查结果。
  5日9时,邯郸市安全监管局接到死亡7人、伤9人的报告,并向省安全监管局报告了情况。同日,邯郸市成立了事故调查组,武安市公安局对事故立案侦察,及时控制了企业相关人员。
  5日下午,接到国家安监总局“信访事项交办单”,省安全监管局高度重视,1月6日下发了《关于及时上报河北普阳钢铁公司“1·4”煤气泄漏事故调查处理情况的函》,并派出核查小组赶赴武安市。核查小组对邯郸市事故调查组提出要求:立即在普阳公司办公楼、南坪钢厂炼钢车间等地明显处张贴事故通告,并公布两部事故举报电话;在武安市电视台新闻时段播放“1·4”煤气中毒事故通告,公布事故伤亡人数;对相关档案资料及时封存;伤亡人数未核查清楚前,尸体不能火化。
  1月5日9时,普阳公司报出“7死9伤”的事故情况,至1月8日9时,邯郸市、武安市政府通过72个小时的工作,核实了事故造成21人死亡、9人受伤。邯郸市将核实的事故伤亡情况上报了省委、省政府,邯郸市安全监管局上报了省安全监管局。
  五、事故煤气来源分析
  (一)煤气来源。
  1月4日7时57分,2号风机回收完1号转炉最后一炉煤气后,三通阀一直处于放散位,故断定泄漏的煤气不是直接来自1号转炉,而是转炉煤气柜内的煤气。
  (二)煤气泄漏途径。
  由于3号风机煤气管道U型水封排水阀门封闭不严,从1月3日13时注水完毕至1月4日10时20分左右,经过约21小时的持续漏水,U型水封内水位下降,水位差小于27.5厘米(煤气柜柜内压力为2.75KPa),失去阻断煤气的作用,煤气柜内煤气通过盲板上新切割500毫米×500毫米的方孔击穿U型水封,经仍处于安装调试状态的水封逆止阀、三通阀、电动蝶阀、电动插板阀充满2号转炉煤气回收管道,约10时50分,煤气从3号风机入口人孔、2号转炉一文溢流水封和斜烟道口等多个部位逸出。
  (三)煤气泄漏量。
  1月4日9时55分,转炉煤气柜关闭外供管道阀门,没有用户用气,煤气柜柜容减少量即为煤气泄漏量。从转炉煤气柜柜容历史数据分析得出,从1月4日10时20分至11时33分,煤气减少量为10569米3,经计算从2号转炉烟道至煤气柜入口U型水封,所有煤气管道及设备总容积约为2000米3,故泄漏到大气中的煤气量约8569米3,分别从3号风机入口人孔、一文溢流水封处(43米平台)、重力脱水器等多个设备未关严人孔和2号转炉斜烟道逸出。
  六、事故原因和性质
  (一)直接原因。
  在2号转炉煤气回收系统不具备使用条件的情况下,割除煤气管道中的盲板,U型水封未按图纸施工,存在设备隐患,U型水封排水阀门封闭不严水封失效,且没有采取U型水封与其它隔断装置并用的可靠措施,导致此次事故的发生。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2017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博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信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