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杨栋梁天津官场往事:内斗致国资改革受阻

作者:廉政瞭望 来源:廉政瞭望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0日

 杨栋梁与皮黔生明争暗斗,受损失的却是整个国资改革计划;宋平顺与李宝金贪腐且内斗,极大地带坏了风气。

  8月12日夜,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后,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于次日凌晨星夜奔赴天津,参与指导救援处置工作。

  天津,是杨栋梁仕途上的福地。他曾在此地工作18年,从副厅级干部成长为常务副市长。8月13日凌晨,正急奔天津的杨栋梁或许无法想象,这里也将成为他仕途的终点。

  5天后的8月18日,杨栋梁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前几天都奔波在天津救援现场的他,下一次的公开亮相或许是在法庭上。

  关于杨栋梁落马的原因,外界从他的履历中做出许多猜测。天津一名政界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杨栋梁涉及石油系统腐败或与天津爆炸案直接相关的可能性均不大。倒是杨栋梁长期分管的天津国资工作,最可能成为问题的导火索。

  近年来,天津分别有多名省部级高官落马。他们是天津市政协原主席宋平顺,天津市委原常委、滨海新区工委原书记皮黔生,天津市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长武长顺。巧合的是,这些落马高官几乎都与天津国资系统或是某家国企渊源颇深。他们与长期分管国资工作的杨栋梁,也有许多交集。

  落马高官们可以沆瀣一气,更多时候却剑拔弩张。一名熟悉天津政情的人士介绍,这些人之间,几乎没有谁和谁的关系走得特别近,彼此之间倒还有不少心结。

  杨栋梁的升迁之路

  1996年,正担任天津市联合化学有限公司(下称“天津联化”)副总经理的杨栋梁,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天津联化最初由天津市和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共同组建,总投资60.4亿元,属国家“八五”重点工程,1992年开建,3年后建成。工厂投产后, 运行并不顺畅,曾连续数年亏损,甚至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天津联化不得不面临降级的命运,工厂整体划归中国石化,其级别由局级单位降为处级单位。

  在石油系统打拼了24年,好不容易走上副厅级领导岗位的杨栋梁,当然不愿意继续留在降级后的天津联化。他开始为前程积极活动。最终,他在天津联化降级前如愿调往天津市经委,担任副主任。

  一名天津当地人士介绍,杨栋梁到天津工作后,很快与一名市领导建立起良好关系,加之自身较强的工作能力,因此被快速提拔。1998年,杨栋梁在经委被“扶正”,2001年担任天津市副市长,2004年兼任市国资委主任,一年后跻身市委常委,同时担任副市长、市国资委主任,成为天津国资系统的掌门人。

  一名杨栋梁当年的下属介绍,杨讲话有水平,工作起来经常没日没夜加班,此外,因为他是外来干部,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十分用心,甚至违背原则办事,博得了不少“好评”。

  有一名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杨栋梁来天津工作时便已离休,与杨毫无交集。这名老领导为了女儿工作调动的事,请托了国资委一名副主任。杨栋梁得知情况后,不仅把事情办妥了,还亲自登门送去调动文件。

  这名老领导事后逢人就说杨栋梁的好话,还说自己不过是退下来的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是在职的副市长,没想到这么给面子。“杨栋梁这个人,对我们老同志有感情!”

  执掌天津国资系统后不久,杨栋梁便端出了雄心勃勃的国资整合计划。不过此时,他却遇到一只拦路虎——正担任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的皮黔生。为了抢夺对某些国企的主导权,两人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明争暗斗。

  在天津,皮黔生可谓风云人物。皮父曾任天津市领导,皮本人则从基层干起,几乎在每个岗位上都取得了看似不错的政绩。皮黔生自诩为“老开发”,曾长期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及后来的滨海新区工作。

  他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期间,一度集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管理、房地产管理、环境保护4个局长职位于一身,外界称之为“皮四局”。皮黔生主政滨海新区7年间,GDP从112亿元起步上升到1960亿元,占天津全市GDP比重高达42.6%。

  凭借傲人的政绩,皮黔生不仅在滨海新区大搞一言堂,即便在整个天津也以作风强势闻名。他为人颇为倨傲,在市委常委会上,他可以与其他常委拍桌子瞪眼。一名副市长在皮尚未落马之时,就对外多次说,皮黔生把他那里搞成了独立王国。皮黔生得罪的人很多,以至于连续多年天津的换届选举中,和其他市委领导 班子成员相比,皮的得票总是相对较少。

  彼时天津的许多大型国企,都是在滨海新区里发展壮大起来的,杨栋梁要推动天津国资整合,自然需要皮黔生支持。当杨栋梁硬着头皮登门求助时,却遭到了皮黔生的激烈反对。

  皮、杨斗法

  皮黔生年长杨栋梁3岁,在市委常委的排序中,皮也在杨之前。对于杨力推的整合方案,皮黔生几乎是以教训小老弟的口气,指出这里不足,那里不切实际。在具体工作中,皮黔生更是毫不配合。

  一名熟悉天津政情的人士介绍,皮黔生是个能干且霸道的领导,在他看来,许多企业是在自己手上成长起来的。杨栋梁搞国资整合,无异于在抢蛋糕。

  皮黔生对杨栋梁的不满已显露无疑。他在视察滨海新区的国企时,曾斥责说:“国资委的一些领导,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他们比企业家还懂市场,还懂经济,简直是笑话。”

  在一次大会上,皮黔生还说:“有些领导,自己在企业时,把企业搞得连年亏损,后来进到政府,却成了企业的婆婆,要对别人指手画脚。他在其它地方想怎么弄是他的事,但在滨海新区,绝不能任由某些人胡来。”虽未点名,但台下人都知道,皮黔生说的就是杨栋梁。

  天津市国资委下属企业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国投)董事长霍津义,在皮、杨二人的争斗中,旗帜鲜明地站在皮黔生一边,让杨栋梁大为光火。

  霍津义与皮黔生私交很好,任何场合,皮黔生都称呼霍津义为“小霍”。仗着与皮的良好关系,霍津义对于杨栋梁的话从来是阳奉阴违。杨栋梁曾多次在公开会议上,点名批评霍津义,甚至动了免掉霍津义职务的念头。但是因为皮黔生的力保,杨栋梁只能作罢。

  一名熟悉天津政情的人士介绍,皮、杨争斗中,杨栋梁是居于下风的。杨知道凭自己的资历,还不能与皮黔生硬碰硬。

  2007年6月,中共天津市委第九次代表大会闭幕。在当天上午召开的九届一次全会上,连任两届市委常委的皮黔生,没有出现在新一届市委委员名单中。此后,皮黔生被免去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的职务。

  皮黔生被免职时是56岁,并未到退休年龄。在天津市委组织部的一次会议上,有关人士谈及皮的去向时,特意用非常中性的“另外安排”作答,而不是常见的“另有任用”。一年后,皮黔生被证实因经济问题接受调查。

  从被免职到被证实接受调查的1年多时间里,天津政坛一股“倒皮”的势力不断集结壮大。一名当地人士介绍,杨栋梁不是“倒皮”最积极的人,但肯定也参与到其中。尤其之前霍津义已接受调查,杨栋梁暗中下了功夫,希望能从霍津义执掌的北方国投中,挖出皮黔生涉嫌贪腐的证据。

  最终,霍津义并未成为皮黔生案的突破口,皮黔生因与一名吴姓商人的权钱交易,被判处死缓。

  皮落马后,杨栋梁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在一次视察活动中,针对某项国企改革议题,他当众说道:“当初我提出的方案,市委市政府都支持。他皮黔生非要硬顶着,自己另行一套。最后怎么样?”

  一名当地人士介绍,对于皮、杨之间的争夺,受害最大的却是天津国资改革的整体进程。因为两名实权人物互不买账,导致许多规划无法付诸实施。

  内斗多为一己之私

  将国资系统或下属国企视为自己势力范围,不许他人染指的,绝非皮黔生一人。相继落马的宋平顺、李宝金、武长顺等人,都曾利用各种机会,在国资系统内“做文章”。

  李宝金的情妇王小毛采用的是从国企借力的方式,其第一桶金就是通过天津大型国企渤海化工拆借巨款。宋平顺的情妇徐敏,则于1996年相继成立顺 安企业(天津)有限公司、北方信息产业(天津)有限公司,主营消防、智能建筑、电子工程等,因为宋平顺出面力挺,众多国有企业成为徐敏的客户。

  一名天津当地人士介绍,皮黔生与杨栋梁之间的矛盾,多少还可以说是工作中产生分歧。宋平顺与李宝金之间的矛盾,就纯粹是为了一己私利。两人的情妇都在做生意,宋、李彻底撕破脸,就是因为生意上的竞争。

  宋平顺与李宝金都出身天津政法系统,长期是上下级关系。两人的情妇把手伸进了天津交管系统,希望承揽交管系统器材采购生意。看到老领导的情妇们为了生意争得头破血流,时任天津市公安局长的武长顺还一度苦恼不已。


  一名天津当地人士介绍,在后期,宋平顺与李宝金势同水火,李宝金接受调查后,举报了大量宋平顺的违纪事实。这名人士感叹道:“宋、李身为政法系统主要领导,不仅自身贪腐,彼此还内斗,极大地带坏了风气。”

  并不直接分管国资系统的宋平顺、李宝金等人,都会把手伸进来,长期分管天津国资工作的杨栋梁,能否不“失足”?多名当地人士介绍,杨栋梁落马的具体原因,极有可能与天津国资系统内的腐败有关。

  一名熟悉天津国资系统的人士介绍,杨栋梁分管国资工作期间,会把某些民营企业家介绍给国企负责人,美其名曰为彼此合作牵线。这其中,便有正接受调查的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车峰。车峰与杨栋梁联系颇多,私下场合,车一直称呼杨栋梁为“杨叔叔”。

  上述人士说,这种所谓的牵线搭桥,无论涉及资金拆借还是股份交易,都极易滋生腐败。

  如今,这些昔日争夺不休的“老虎”们都被拿下,铁窗生涯成为了他们共同的归宿。不知此时,回忆起当初的勾心斗角,各人心中作何感想?

网友评论 more
安全管理论坛新帖
论坛数据加载中...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2007-2016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博     关注安全管理网  微信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