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渭南蒲城一电厂隐瞒安全事故 两人不幸身亡

作者:华商网  来源:华商网 点击:  评论:  更新日期:2017年07月20日

  前几天,在陕西蒲城一家西北地区最大的电厂里发生了一起事故,而事故发生后厂内从上到下悄无声息,随后《都市热线》栏目“亢凯情报站”调查小组赶赴蒲城。

  爆料人告诉记者,事发地点是距离西安有两个小时车程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这里在五天前发生了一起安全责任事故。《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目前掌握的数据是有人员伤亡,然而比事故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人试图瞒报这起事故。

  在调查小组展开工作后发现,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座百万千瓦的大型火力发电企业。从当年资料显示,这家企业1997年9月17日注册成功,注册资金超过了11亿。当调查组到达蒲城当天,蒲城这家发电厂依旧在工作状态,没有任何发生过事故的迹象。《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也都有些迟疑,这里真的出过事了吗?经过走访,记者联系到一位厂里员工冯女士,她自称目击到了整个救援过程。

记者:“出事儿是哪一天?”

  记者:“出事儿是哪一天?”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七月的十二号下午四点。”

  记者:“怎么记地这么清楚呢?”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因为这个厂里救护车走的时候,我看见的。

  记者:“当时里面出的是什么事故?”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听现场的人说是高压气爆了,检修的时候炸了。”

  这位员工的说法,我们在另外一位员工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记者:“现在厂里是什么情况?对这个事知道的人多吗?”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厂里是一般情况下不允许谈论这件事,领导意思是传出去影响大家工资。”

  因为此次事故消息在场内被严格封锁,所以调查当中记者先后找到10多位厂内员工,虽说大家对此事都是有所耳闻,但也都只是道听途说。

  不过没有不透风的墙,记者通过多方调查,拿到了两张当天下午的事故图片。从照片来看,两个人均躺在地上,一人浑身血迹斑斑,下半身被白色单布遮盖。另一人身着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蓝色制服,右耳部有明显血迹。那么这些照片真的是从现场拍摄的吗?为了进一步核实,随后调查组经过化装进入到了厂区核心区域。

  记者来到了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里面的五号机组,就是五天之前发生事故的那个区房。现在这里面明显比正常生产的时候要戒备森严,在这里记者看到,虽然五天过去了,这里的生产依旧就像事故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

  随后,记者上到了五层,在这里记者看到了当时发生爆炸的罐子。记者在罐子附近可以感觉到温度非常高,再往前走,记者来到了五号机组。据爆料人员告诉我们,当时事故就是在这发生,从这到上面大概有十几米。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个绿颜色的采光板,而这就是当时抬受伤工人和死亡工人的。在这个上面,记者依然可以看到有些采钢板已经凹裂,当时就是拿这些把人抬出来的。

  现场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就是当时发生事故的地点。地点已经确定,那事发之后两个图片中的工人在哪儿呢?到底是谁,伤情如何呢?记者试着致电了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王俊峰。

记者:“喂,王主任。”

  记者:“喂,王主任。”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喂,你好,是我。”

  记者:“我们是记者。”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嗯。。”

  记者:“我们听说你们厂里有一个人安全事故,有人摔了?死人了是不?”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我这不管这些事,因为我又不是管政工的,这些事情我不清楚,联系政工部门,你问下他好吧。”

  记者:“有没有这个事?”

  随后,王主任挂断了记者的电话。记者继续致电蒲城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主管此事的副总工程师——雷林平。

  副总工程师兼维护部主任:“这个我们不好回答,这个你要问政府了。”

  记者:“我问的是在你们厂里有没有发生?”

  随后,这位主任也将记者的电话挂断。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主管领导不知道的事,下面员工们却都心知肚明。

  记者:“当时几个人在现场?”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这个管子上是站了三个人,两个是电厂员工,一个是堵漏公司的,活的叫于军,死的叫李旭航,22岁实习期还没转正,按规定娃没有转正前不能进入现场。”

  根据知情人透露,当天现场一共三名工作人员,除过一人当场死亡以外,两人均重伤。为了进一步了解这起事故的原委,记者来到了蒲城县安监局。

  安监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我们领导都不在,都下乡去了扶贫去了,这个事我还不知道,按道理要第一时间上报。”

  随后,记者电话致电了蒲城县安监局一位苏姓局长,但是却一直没能联系上这位局长。随后调查组赶往县城唯一的医院——蒲城县医院,以死者家属的身份和医院正面接触。

  蒲城县医院护士:“我说的就是旭航,旭航就是21岁那小伙,就是那个事情。另外还有两个,有一个40多岁转西安,还有一个直接死亡,旭航也是送来之前就是休克血压,然后就赶紧让他给检查。”

  记者:“人当时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蒲城县医院 护士:“人当时最后是送太平间去了。”

  此时护士手中拿的医院记录上写的两位人名字分别为李旭航和杨军利,备注一栏均写着“死亡”。

  至此,记者调查已经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记者分别到浦城县的安全局,浦城县的医院以及蒲城电厂,这几个单位分别来进行采访,去了很多地方,但是记者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阻力,最终记者还是了解到了情况。记者在蒲城县的医院急诊科了解到,十二号下午的六点钟,有两名伤者被送过来,其中一名叫杨军利,三十二岁,送来的时候已经是呼吸骤停。另一名叫李旭航,二十三岁,这个更加年轻,送来的时候是外伤,意识不清,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这起事故当中两人死亡。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重伤者被送到了唐都医院。这起事故,目前了解到的数据是,两死一重伤。

  记者:“现在厂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厂里会有什么变化吗,比如安全系数会提高一些?”

  员工:“单位对这个事情还处于保密状态,还没有提到这个事,没有提到安全学习啥的。”

  记者:“所以在厂里内部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员工:“对。上个礼拜出事的时候,厂里搞职工趣味活动还在继续,我就觉得单位对于职工的生命不够重视。”

  记者在整理资料时,看到一篇关于陕西华电蒲城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领导讲话稿。上面这样写到:安全是天大的事,安全生产管理必须抓实、抓细、抓紧、抓稳。现在看来,这段话似乎只是一段口号。

网友评论 more
东方创想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2007-2018  北京东方创想科技有限公司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备1100179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