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文化安全意识,维护国家文化安全

  来源:安全管理网 
评论: 更新日期:2018年09月12日

 广义上,文化是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总称。中义上,它应该是精神文化的综合,包括了精神文化本身及其制度和组织等。在狭义上,文化特指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历史、民俗等人文领域的全部知识、经验、技艺及其理论与方法。今天我所讲的,主要是狭义文化的安全问题。从国家学原理来说,它属于国家主权的一个部分;从应用层面讲,它属于国家文化安全问题。
          现在,我国国家文化安全形势怎样?我的基本判断是良好。没有文化的安全,就没有国家制度的安全,就没有政治、经济、社会秩序的正常存在与运转。60年来,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及其社会主义文化得到了良好的生长、发育、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是通过文化的发展和崛起来具体体现的。但是,今天的中国面对着全球化的冲击,我们整个国家都裸露在世界面前,世界各种思想、文化都在全方位地和我们的思想、文化发生交流,有的融合,有的则产生冲突。因此,我们的文化虽然基本安全,但为了长治久安、为了进一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我们不能满足于现状,而应追求国家文化更加安全。
          按照一般原理,文化安全须建筑在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安全基础之上。因为文化是对经济和社会的一种反映。它的存在和发展受到社会物质生产以及其他社会活动的制约。文化反过来也对政治、经济、文化发展起到或积极的、或消极的、或正面的、或负面的作用。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要进一步维护国家的文化安全,就必须首先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中华民族文化的主体性。这是因为一旦社会秩序、社会制度受到破坏、否定、干扰,我们的文化就不可能安全。其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维护国家的文化安全,只能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实现。文化理论很多,但我们只能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历史地、客观地认识文化,而不是就文化谈文化。否则,我们会迷失文化发展的方向,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存在和发展起到不良的作用。芜杂的文化观、模糊的文化观、为文化而文化的文化观,只会负面影响文化的健康发展。第三,要树立科学发展观,懂得没有社会的发展就没有文化的发展、没有文化发展就没有文化自身的安全的道理。比如,我们正在进行的文化遗产保护,其目的不是为了保护而保护,而是作抢救、保护、传承、创新、开发和利用六大内容相结合的动态保护,目的是为了发展现实的社会主义文化,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只有在活态使用中不断实现文化的更新、提升,才能实现文化的安全,而那些没价值的文化则会自然消失和被淘汰。我们只有树立这种发展观,在发展整个国家事业中发展文化、创新文化,才能不断实现文化形式和内容的更新、丰富、完善,以实现文化的安全。闭关自守、抱残守缺、虚无主义、为保护而保护,都不能使文化获得安全。
        目前,我们需要对以下几个文化安全问题予以关注:
          第一,文化价值观安全。文化价值观,有一般的价值观,也有核心的价值观;有一般的价值体系,也有核心的价值体系。一般价值观和价值体系决定一种文化的民族性,而核心价值观和核心价值体系所体现的是执政党与统治阶级意志,所决定的是主流文化的基本性质与发展方向。所以,在文化安全中,最核心的是保护文化核心价值观,做到:第一,坚持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思想;第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第三,用社会主义理想凝聚力量;第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及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第五,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风尚。这些加在一块,就形成我们今天的文化核心价值观。除这些核心价值观外,我们也要保护天人合一、热爱和平、重视和谐、重视礼仪、勤劳善良、尊重知识等基本价值观,使之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存在发展,并对人类文明社会进步作出应有贡献。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告别20世纪、进入21世纪的讲话中曾向美国人民、向全世界宣称,美国在20世纪的伟大胜利不在于它的航天飞机、导弹等高科技,而在于民主、自由、平等等价值观的输出。与之相似,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也说,西方世界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人只输出火柴、袜子、打火机、电视机,而不输出价值观,特别是核心价值观。显然,她们把价值观、尤其是核心价值观看成是实现自身文化安全,同时进行文化侵略、进行文化沙文主义最重要的武器。正因为这样,某些西方国家一直有针对性地挑战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和基本价值观:利用民运分子宣扬西方的价值观;利用宗教势力分化我国的政治、文化;利用传媒输出低俗、色情、凶杀等文化产品以改变年轻人的价值观;通过让中国加入他们设计的各种秩序、规则来迫使我们就范,等等。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就是要改变我们的文化价值观,所以,我们应反其道而行之,重视决定我们党、制度、民族命运的文化价值观安全。
          第二,文化体系安全。文化不是散漫地存在,而是有组织地存在并形成体系的。每一个国家在建立国家制度时都有对文化制度的设计。60年来,我国为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社会主义文化,建立了中国特色文化体制,包括文化管理、文化创造、文化传播与交流等体系,发挥了我们的制度优势,维护了文化安全。对于这一组织、领导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活动方式等,只能加强之、改善之,而不能削弱之、否定之。同时,五千年来,我们民族亦早已建立起系统有序的民族文化体系,保证了我们民族的生存发展,切不可不分青红皂白地加以否定、或肯定,而是要合理扬弃,保证中华文化的安全。现在正在进行的文化体制改革,正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当今国际文化交流,为了在全球化、多元化的文化背景下确保我们民族、我们国家的文化体系安全,建立起更合理、更适合我们发展需要的文化体制机制,更有利于发展文化生产力,更好地实现文化生产关系和文化生产力的相互协调。
          第三,文化资源安全。文化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它是政治资源,也是社会资源;它是文化资源、学术资源,也是产业资源、教育资源。过去,我们对于文化的认识比较片面、比较单一,只从文化本身来谈文化,以至于全民族、全社会的文化关注度不高,造成文化所发挥的功能单一。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中华文明里潜在着支撑我们今天和明天进一步繁荣发展的丰厚无比的多方面资源。因此,必须善待这些资源,必须有效开发它们的潜在价值。它既可促进社会和谐、提高人们的审美能力,还能创造巨大的经济效益。如,我们的工艺品、陶瓷、茶叶、酒、丝绸等就具有极大的产业性,是最好的传统文化产业资源。
        5000年来,我们的文化曾经成功养育了我们民族、滋润过我们的心田、使我们变成一个道德感极强的民族。其中,有很多优秀道德传统可以成为今天精神文明建设的资源。除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想教育之外,我们还应该从岳母刺字、从愚公移山、从杨家将等大量的故事传说中获得道德力量。除道德教育外,各种知识教育、技能教育、审美教育等都可以在传统文化中得到满足。如现在很多小孩动手能力很弱,九连环、泥人、剪纸、面人、扎风筝等动手动脑的手工文化却在我们的生活中退潮。而在美国费城的民艺学校里,教育工作者正在全方位地传授中国传统手工技艺以开发学生的想象力、动手动脑能力。在日本,孩子们真正坐在学校里上课的时间少之又少,他们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学校里参加各种游戏动手动脑。美国教师感叹中国学生的考试成绩永远第一,但动手能力却比美国和日本学生大为逊色。其结果,日本这个只有中国国土1/25的国家,已有1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我们曾经是空前充满创造力的民族,但现在已变得模仿能力大于创造能力。要改变它,必须在学习别人的同时从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中寻找资源。
          韩国没有什么自然资源,他们就把中国5000年传统文化中作为其文化产业的资源。例如,《大长今》,便是韩国人研究中国儒教文化后制作的适合中国人胃口的作品。表面上看,这只是一部韩剧,但实际上是在消费被韩国人包装和加工后的我们的文化资源。我们为世界文化所作的贡献却被我们自己抛弃良久,反而成了别人的产业资源。这是多么遗憾啊!
          第四,文化基因安全。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中华民族,是由它的文化基因所决定的。它所生存的地理环境、所经历过的历史等,共同提升和积淀成了民族文化的基因。一旦丧失了这些基因,我们的文化性质就必然发生变异。我认为,中华民族的自然观、人与人相处之道,对和平、和谐、含蓄等的追求,对世界宏观的、整体的把握,用形象把握抽象等都是中华文化非常重要的基因。中国哲学理念中的阴阳五行学说也是我们独有的文化基因。如果离开阴阳五行学说的组合、变换,就解释不清我们饮食、建筑、服饰文化等。对这些文化基因,如果我们不整理它、不认识它,而是像将洗澡水与孩子一起泼掉那样抛弃它们,我们也就等于自己否定了自己存在的理由、发展的根据。我们对于前人的文化基因,哪怕它略显粗鄙也要仰视之、崇敬之,而不是鄙视、蔑视之。前人的文化创造比我们要艰难得多,任何一点文化存在到今天都经历了无数灾难的考验。能够留下来让我们认同、让我们思想与行动的这些文化必须珍惜、保护之。今天,我们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正在进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抢救,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们抢救下来的文化,将会给子孙后代保存无限的可能。有了钱、有了高科技、有了对文化正确深刻认识的子孙后代,将会从中受益无穷,将会把它们变成重要的精神财富、物质财富、民族生存的巨大力量。总之,我们特别需要对中华民族文化中最基本的、最具有价值的、最能决定民族命运的文化进行清理、整理,对文化基因、文化密码进行有效的保存、破解。在和世界文化交流中,我们也要把最独特的文化贡献给全人类,贡献那些别人取代不了的文化精华。
           第五,文化技艺安全。中华民族文化中有很多文化创造、传播、交流、欣赏的特殊技艺。要像保护知识产权一样确保这些技艺的安全,严防其泄密、失传。对外展览、展示时必须有对这些特殊文化技艺采取安全保护措施。上世纪70年代,日本人到景德镇访问就曾试图破解景泰蓝的秘技。他们用衣服蹭半干的彩釉带回日本用高科技手段分析它们,然后加以仿制并最终占领了全球70%的景泰蓝市场。川剧的变脸技艺在过去难于通过肉眼发现其秘密。后来,有人用高倍录像机录下其全过程破秘,使之大白于天下,造成巨大损失,教训特别惨重。这些年,我国的很多特殊技艺、工艺丧失严重,几乎已经无密可保。于是,外国人不再需要到中国来欣赏中国艺术,他们在本国就可以复制、欣赏中国艺术,甚至向国际上兜售、倾销,造成我们的被动。如,日本的花道、剑道、茶道都不过是中国的花艺、剑术、茶艺等,它们被日本吸收过去进行改造加工后就成了日本文化的代表,在国际上赚足了荣誉与金钱。
        第六,文化人才安全。文化是由人创造的,文化也为人提供服务。人是文化的主人。文化由一般的民众和具有特殊技能的文化大师共同创造而成。国际上,有些国家一直把从中国引进高科技人才、引进各种传统文化和工艺杰出人才作为其战略之一。我在中国民协当了5年分党组书记,知道中国民协曾经和联合国联合公布了600位民间艺术大师和30位民间工艺大师。但是,这几年,河南、陕西、东北等地都有一些剪纸、泥人、面人、发蜡、玉雕等工艺大师流失美国等。培养这样的大师非常不容易,是几年几十年、几代几十代在家庭和社会上培养起来的精英,他走了就意味着他所传承的工艺断了、或劣质化。所以,我们必须重视对这些杰出文化艺术大师、传承人的保护。光被动保护不行,而应主动培养。如文化部目前就在做不断培养、造就新大师的工作,把过去的家庭传承转变成社会行为、国家行为。只有源源不断地培养出文化杰出人才,才可能使文化创造源泉不竭、充满活力。过去,我们长期见物不见人,很多时候重视文本安全超过人本安全。现在,必须建立一种文本和人本并重的安全,既重视作品,还要重视能够创造、制作作品的艺术家本身,使他们在国内有发挥的天地,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使他们有广阔的创作空间等,不再为一点物质利益出走海外。在文化大革命中,许多杰出的文化技艺人才受到过严重冲击。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这些人的新生。我知道,西藏有一个《格萨尔》演唱艺人叫扎巴,他能演唱18部。后来,又发现一个叫玉梅的人,她能背诵现有125部《格萨尔》中的70部。这些有特殊才能的文化艺术人才,每一个都是一个博物馆,是文化的集大成者。如果这些人的生存、生产、传承得不到保障,就会对文化安全整体形成冲击,使今天的文化创造平庸化、缺少精品力作。没有文化大师的文化是可悲的文化。
           第七,文化市场安全。过去,我们的文化只有事业,不讲产业,所以没有市场问题。现在,中央在文化体制改革中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而在文化产业中,文化的生产和消费是通过市场实现的。没有市场,就实现不了文化的功能。没有文化市场安全,也就没有文化产业的安全。一旦文化市场混乱,文化流通将受到很大的干扰,文化生产和消费就要断裂,文化的社会和经济双重效益、特别是经济效益将难以实现,文化产业的任务就不能完成。因此,需要特别关注文化市场的安全。
           第八,文化遗产安全。近些年来,在党和国家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出现了非常可喜的现象,取得了很大成绩。同时,需要进一步加强文化遗产安全。比如,在申报世界遗产方面我们就与周边许多国家出现不同程度的冲突。广为人知的是端午节已经于2005年被韩国申报为世界遗产。古人说,欲亡其国,必亡其文。由于文化而引起灭国、灭族的事情太多了。几年前,巴米扬大佛的毁灭导致了塔利班直接、快速的灭亡。泰柬为争夺柏夏寺文化遗产而发生战争已经不是一天半天、一次两次。在历史,云南曾经建立过南昭国、大理国。忽必烈打入云南后首先做的事就是把大理国的白文及其文献悉数毁灭,并把云南的政治中心从洱海旁边移到了滇池旁边,导致大理国彻底灭亡。又如,日本人占领东北、台湾后,就不允许当地汉人学汉语汉文,学校正规教育的语言文字都是日语日文,为的是灭文灭种,实现彻底殖民地化。可以说,文化破坏程度积累到一定的量就会发生质变,会导致一个民族文化的衰竭,导致文化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的损害,民族认同感与凝聚力的消解,直至亡国灭族。曾经何时,我们对文化传统认识太片面,对文化遗产太盛气凌人。很多时候,我们对先人的创造没有足够的尊重,总喜欢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来审视先人的文化,觉得这也无聊,那也封建、迷信,然后轻而易举地把它们抛弃掉。周边的国家、民族却趁机悄悄加速对它们的占有与转化。而且,这种占有与转化是通过产业开发与向联合国申报遗产、宣示主权等来实现的。
          显然,我们决不能把文化遗产单纯看作是祖先留下的精神财产,还应该认识到它还是今天国家发展、民族生存的重要资源、重要基础,从而从战略高度、从长治久安、从国家整体利益重视文化安全的捍卫和建设等工作。否则,我们将有愧于祖先,将给后代子孙留下很多历史的遗憾。
         总之,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政治、经济、军事安全等构成了国家安全的基本结构,必须高度重视。而且,我们要将文化价值观、文化体系、文化资源、文化技艺、文化人才、文化市场、文化基因、文化品牌等等安全统筹考虑、整体布局,确保中华文化安全,确保社会主义文化性质,以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网友评论 more
创想安科 |  网站简介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业务合作 | 提交需求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安全管理网   
运营单位:北京创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备1804970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57号